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牛博网 > 牛博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牛博散文 > 牛博网文章

只此一眼、往后天涯陌路不相见

时间:2018-11-2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朝霞如烟,红尘浸染,枯木不朽,转瞬千年。彼时的你,正撑着一把朱砂纸伞屹立对岸,思绪也沉进了那条蜿蜒的河川。

暮落山涧,步履迟缓,晨雾已散,霜露未干。彼时的我,合上了那柄苏红竹伞回首云端,诀别也留在了那片茂密的林间。

昔日的阳光,早已淡化了指尖的温暖。滴水秋莲,啼血杜鹃,看尽风景沧桑万变,只是那痕秋风依旧忆如从前。终了,也不知我那一世在佛前虔诚许下的心愿,究竟抚慰了谁的悲欢,触动了谁的心弦。

而我也只能静静地看天边的韶华,渐渐地染红了云末的河沿,两旁的落木,也正在慢慢地腐朽着那些铭刻的誓言。

我打点好了一副简单的行囊,起身踏上了归途。身后的那座烟雨围城,那片青瓦乌檐,都在身后伴随着脚步愈行愈远。行至路上,却都未曾转身回眸一看,或许是我始终害怕着这一眼,会让自己遗落下更多的留恋。

临行的那个夜晚,酣畅饮酒却依旧彻夜未眠。执子之手,对卿轻言:我将于明日的清晨只身而去,渡口乘船,没入尘烟,只望伊人切莫牵念,保重玉体如故安然。待到灯枯油尽,觥筹错乱,琼浆尽洒,愁断琴弦。万般的不舍,哽咽许久也只凝成一句,望卿珍重万千。

夜半子时月半倾,秋风萧瑟牧晨星。轻阖门扉,回首时,你早已酩酊而醉悄然入睡,我背上行囊,转身向北。此路无头,此行不回,纵有千杯美酒,也不抵一行离人泪,更为催人心醉。

枯木萧萧,秋水涟涟,断肠离殇时,落寞十月天。我停驻在渡口,踱步堤岸,等候了许久,却终究没有一人为我折柳挽念。或许是我始终都过于多愁善感,优柔寡断,才会选择在今晚走得这般悄然无言。

我扶着船舷,朦胧泪眼,望着水面的孑然倒影,不禁挥泪而叹:只恐今日一别,却是无期再见。

翌日的那个清晨,天空微微的飘着些雨,点点滴滴,醉人心脾。船家披着一身斗笠,拄着一根竹篙,站在船尾小憩。我撑着一柄纸伞站在船头,后首来时的路,悄然入迷。

河面上朦胧的烟雨,模糊了视线,却又延伸了那痕思念。此时的你,或许也身穿着一席素衣,执着一把红色的纸伞,遥立河畔,试图想要一眼望穿那障淡淡的水雾云烟。曲水弯弯,芳草珊珊,不知是谁暗拭泪脸,浸染双袖,沉香木萱;也不知是谁翘首岸边,花了红妆,湿了素颜。我捧起了一杯素水,润口慢咽,却不知何时,就连白水也变得这般的苦咸。

花开彼岸,我在那棵枯树之下留下了一封信笺。鸳鸯扣,蝴蝶鸢,青葱信物,旧影翩跹。昨夜捷足先行去,情愿一心求得长相恨,也不想在今日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心酸。三言两语,难表心迹,莫失红颜,莫忘流年。

细雨连绵,那一叶兰舟,也顺着水流逐波而远。我站在船头静看着水滩清浅,浪打夹板,青屿沉浮,雨湿青衫。唯有今日,时间却是流逝的这般缓慢,一夜无眠,白了青丝三千,一朝沐雨,也苍老了诸多眷念。

秋水涟涟,谁人渡我年。十里小镇,百里河沿,匆匆而过,满目萧然。我站在原地,想了一晚,念了一天。

雨一直在落,未曾停过。我依偎在折伞下,心乱如麻。你曾问我何为天下,我说无边无际延至天涯;你又问何为天涯,我说尘世之末穷尽年华。可是时至今日方才懂得,所谓天涯不过为分离之狭,所谓天下不过为安户之家。

红尘陌陌,而我注定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或许正是宿命的安排让我们无从抉择,也或许是我们自己安排了宿命里的那些割舍,所以自己从未奢望过过多,繁华尽好,终是舞落,长相厮守,终有离合。

佛前的那段期许,终究难了此生的夙愿。而那段相思,也未及望穿便已辗转数年。峰回路转,而我终于也强忍着心酸,把那段岁月潜藏在了心底。或许多年之后,我会站在某个客乡的岸边,虔诚的祭奠这段已然淡去的思念。

蓦然回首,只此一眼,或许从今往后,天涯陌路都无缘再见,但我仍然会一直守候在你的身边,从未走远。

上一篇:错位的遗憾

下一篇: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韩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