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牛博网 > 牛博经典 > 文章 当前位置: 牛博经典 > 牛博网文章

只有敏感词才能救中国

时间:2018-11-2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在北京一所大学的博士招生简章中,在第二项“报考条件”的第一条中,出现了 “拥护中国敏感词过滤的领导”。显然,这个网站把“共产党”设置成了“敏感词过滤”,于是就出现了这样奇怪的句子,原文当然应该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假如你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明年中国经济将增长6.4%”,你肯定就贴不上去,因为6.4是敏感词。今年三月五号人大会议上温家宝总理说,只有民主才不会人亡政息,在一些网站上竟然成了“只有敏感词才不会人亡政息。”这叫什么话?

 

  扰攘了几个月,终于尘埃落定,Google因敏感词被逼出中国内地,转战中国香港。怎么形容Google这个大动作?壮士断腕?落荒而逃?败走麦城?不管怎么说,Google终于被打败了,应该说,是被敏感词打败了。据说,中国网民反应平静,在新浪等门户网站上,网友一致声讨Google,义愤填膺,相当和谐。可是,在一个网站上,我却看到了这样一段文字,很有意思:


  “今天——2010年3月23日,世界上最大的敏感词公司敏感词撤出了敏感词。这是敏感词的一天,是敏感词的敏感词,我作为一个敏感词的敏感词,为敏感词感到敏感词。我无法敏感词,今后的敏感词会变得如何敏感词。但就如敏感词所说,敏感词是有其敏感词敏感词的,它终究会因其敏感词的敏感词而敏感词。敏感词的敏感词们啊,请敏感词这一天,因为可能很快一切都将是敏感词。”

 

  哈哈!Google 也变成了敏感词。看来,如今要在中国互联网混,就不能不了解敏感词,否则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目不识丁的傻瓜。

 

  中国的互联网过滤技术和网址封锁技术堪称世界第一,敏感词大概是互联网上最具中国特色的创造发明了。“敏感词”的作用是什么?就是把本来稀松平常的东西弄得十分敏感,神经兮兮,像一种无聊的智力游戏一样,不断提醒人们,你小子说话要小心,不可造次!有些真话是不能随便说的,有些词是不能随便用的,有敏感词过滤在管着你们!

 

  据说敏感词汇的列表正变得越来越长,并且随时更新,于时俱进。可是到底有哪些内容,没有多少人知道。有网民强烈要求互联网站公布敏感词表,以便大家写东西的时候可以参考,随时注意。可是,这个表是内部掌握的,只有网站管理人员才知道,网民只有在文章被“河蟹”后才会发现。例如,“69”不是敏感词,“64”是; “民进党”不是敏感词,“民主党”是; “周”“朱”“温”不是敏感词,“毛”“邓”“江”“胡”是;“专制”不是敏感词,“民主”是,很难摸到规律,因为这些所谓的“敏感词”本来就毫无规律可言,毫无道理可言,完全是人为的东西,让人感到啼笑皆非。难怪有人讽刺说,目前的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五岁的智力水平。人类已经进入信息时代,用敏感词这种愚拙、无知、可笑的办法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徒然劳民伤财、制造语言混乱而已。

 

  语言是一种信息交流工具,真没想到在我们祖国的互联网上,竟被糟蹋得如此不堪。照这样发展下去,没准儿不远的将来《现代汉语词典》就要成为禁书了,因为里面的词语慢慢都会变成敏感词。我并不反对网络的监管制度,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对互联网进行必要的监管。但是,恐怕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设置如此怪异的敏感词过滤系统,以致连正常的交际都受到影响,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其实,敏感词这玩艺儿并不是什么新发明,几千年来,历代帝王几乎都有各自不同敏感词,别人不能随便使用,必须避讳,否则有性命之虞。例如,《金瓶梅》写于明朝,清朝人张竹坡在评点时,便不得不对文本做了很多改动,比如,把“胡僧”改成“梵僧”,把“虏患”改成“边患”,把“夷狄”改成“边境”,把“匈奴”改为“阴山”,把“金虏”改为“金国”,等等。因为入主中原的满清皇帝非常忌讳“夷狄”、“胡虏”这些词语,触犯了敏感词不但自己性命难保,还可能株连三族。清朝诗人徐骏诗中有“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之句,就被指为以清风讽刺满清人野蛮、没有文化,于是被砍头。用敏感词加强统治本来就是中国传统政治的一部分。

 时下的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法治国家,“敏感词”的设置总得有一定的法律依据吧。但是,有关方面并未作出明确解释,到底依据的是那条法律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另外,根据《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公民有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权利。而那些所谓的“敏感词”,都是《现代汉语词典》中的常用词,公民依法是可以使用的。即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中,也找不到关于“敏感词”的相关规定。“敏感词”的设置显然不太符合现有法律,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制定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敏感词法》,以便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以建设一个非常“河蟹”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局域网。同时,建议中国语言工作者尽快编纂《现代汉语敏感词词典》。

上一篇:中国历史根本不存在“元朝”

下一篇:为什么而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