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牛博网 > 牛博经典 > 文章 当前位置: 牛博经典 > 牛博网文章

这群人的学历高为何还让人忧?

时间:2018-11-2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文/洪巧俊

  这段时间,各地换届紧锣密鼓,主要领导纷纷亮相,提拔的,重用都要公示。从他们公示的简历来看,大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学历高,不是硕士就是博士。哇,这么多高学历者从政,这个队伍都是高知精英队伍。不知国家培养的这些高学历者来当官是不是浪费资源?

  从小学到大学,再到博士,读书读到三十而立,他们应该去科研、去打拼事业、去创造财富,不应都到这个队伍中来,毕竟这队伍是纳税人供养起来的。只有创造财富的人越来越多,税源才会充盈,如果青年才俊都钻进这个队伍,未来也就可想而知。

  不过,仔细细看他们的简历,真正一路从小学读到博士的还是不多,只占一小部分,大部分高学历是在职获取的,不少是在一定职位上才开始获得的,比如处级、厅级职位上获得的。官员爱学习,爱进取,这是好事。可我想,官员工作忙,忙得不可开交,甚至是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去大学上课?哪里有时间写论文?真正学习,那么多课本需要一本本去啃,毕业答辩论文要写,又要工作,不少还是在重要岗位,这些官员难道有三头六臂?

  这个让不少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今天《中国青年报》的一文就破题了。《混文凭的在职生不会受尊重》,这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写的。他在该文中列举了官员获学位的种种怪状。他说,现实中,很多官员参加成人教育或者称为终身教育的课程。照理说,这是他们更新知识、拓宽阅读面的重要渠道。不过,这种重要性往往被研究者所忽略。因为只是短期培训,学员往往对课程内容一知半解,因为听不懂而昏昏欲睡,或者根本不愿意认真听。很多人通过这种学位班获得了硕士学位、博士学位。但很多给在职学生上过课、指导过论文的老师都知道,在职生上课经常请假,平时很少阅读经典,只在写论文时临时抱佛脚,东拼西凑,连分析问题的逻辑一致性都做不到。事实上,其受阅读影响的思维水平基本还停留在大学期间,而在职学习很可能只为混个文凭。如果不用功,即使拿了学位,也会被人看低。

  毛寿龙教授说的是实话,但官员混到高学历,得到了实惠,更容易提拔,要不然官员也不会热衷于高学历,毕竟混过关并不容易。毛寿龙教授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讲的也就很实际、很现实,有可能还是他耳闻目睹或者亲身经历的事情。

  毛寿龙教授说:“如果不用功,即使拿了学位,也会被人看低。”这是杞人忧天了,他们即使没上一天课,论文就是抄袭的,只要官位在,谁敢看低?职务越大只会越受尊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这块土地上千百年如此,寻求学历高都是为仕途。

  比如在我家乡鹰潭曾任团市委书记的徐楷,自2013年以来,网络上出现徐楷涉嫌年龄、学历等档案造假及违规提拔等问题的举报信。这些举报信列举了徐楷求学和升迁每个环节的疑点,指其将年龄由1978年篡改为1980年,并存在学术造假、违规获得博士学位等。经调查核实,徐楷涉嫌年龄造假、违规录用为公务员、仿造档案等严重违纪问题,后被免职。

  官员假学历不少,比如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学历、教授职称涉嫌?注水?原南京市长季建业的论文被质疑抄袭。沈培平系云南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专科毕业,后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获硕士。在普洱市担任市委书记期间,普洱市政府与北师大资源学院合作成立普洱茶研究院,沈培平就任院长,获理学博士学位,获聘该校兼职教授。这个中文系出身的地方一把手,就这样获得理学博士,学历和职称同时“速成”。这显然是一桩赤裸裸的交易:官员利用手中权力,与大学机构合作搞项目,自己“速成”获得学历和职称。“人民时评”曾评论说,平时不学习,学历年年涨,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权力与公款,与某些高等教育机构“合谋”,短期内实现“学历大跃进”——近年来,某些官员的学历造假似成“气候”。从落马官员学历造假泛滥,可见这种“气候”是越来越浓了。

  今年6月21日《第一财经日报》,盘点了30名落马省部级官员学历,他们基础学历都没有却成了博士。2015年9月23日《九派新闻》报道,自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老虎达到120人。翻开他们的简历,落马官员是一个学历高得可怕的群体。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研究生人口比例为3.9‰。然而,官员的研究生比例为79%,相差超200倍。落马的81位省部级老虎(除去少数因资料不详未能统计的官员)里有25位博士,39位研究生。他们的学历光环,在落马不久之后都被迅速褪去。

  有人曾对我讲过这样一件事,他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一个乡锻炼,乡党委书记是小学毕业,基层经验比较丰富,能办事,也能吹,他说,你从读初中到研究生毕业花了13年的时间,可我还没花了两年的时间:初中学1个月就拿到毕业证,高中三个月,大学半年,研究生九个月都拿到了毕业证。可这位“研究生毕业”的乡党委书记读“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把鳖字读成“鱼”字,把别墅读成了“别野”。文凭与学历,只能证明学业与应试水平,不一定等同于实际能力。这个基层经验丰富、能办事的乡党委书记为何以也要混个高文凭?无疑是跟风,与“大气候”相吻。

  由此可见,当官员的功利之心与提拔中对学历的重视邂逅,自然就是对学历的过度追逐,甚至不择手段,弄虚作假。

  官风引领民风。自从孔子提出“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后,人们普遍认为“官德如风,民德如草”,官风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民风。官风具有极强的示范效应,正当的,下面会积极响应;不正当的,下面也会迎合盲从。官风正则民风淳,官风贪劣则民风刁恶,且在恶性循环。这才是令人担忧的。

上一篇:每个人都是普通人,没必要仰视别人

下一篇:卖淫女的政治觉悟为何这么高?